葡京赌场

行业资讯

低谷可能意味着即将迎来上升期

  非洲足球一直不缺好球员,他们身体好、技术佳,知名球员可以随便列出一大串,近的如德罗巴、埃托奥、萨拉赫等,远的有米拉大叔、维阿等,但从历史上看,非洲球队在世界杯上面对清晰的“天花板”——入围八强,仅有三次: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米拉大叔带领喀麦隆晋级八强,创造了非洲球队在世界杯决赛圈的历史最好成绩,另外两次为2002年的塞内加尔和2010年的加纳。
  奎罗斯呼吁改变规则以推动亚洲和非洲足球运动的发展,针对不同国家制定不同的足球发展规划,否则一个个四年之后,情况仍不会发生变化。
  在某种程度上,历届世界杯举办国的分布折射出足球实力的强弱,以及亚非足球的弱势,同时这也意味着,世界杯对举办国甚至是地区足球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力。因此,为了激发投身足球的热情,非洲亟须再次举办世界杯,但前不久摩洛哥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失利,只能让非洲大陆至少再等四年。
  诚然,非洲大陆经济上相对较弱,正如“贫穷限制想象力”,贫穷也一定程度上影响足球运动的发展。试想如果饭都吃不饱,练球的效果可能会打折扣。但很难说贫穷是影响足球运动水平的决定性因素,比如巴西,很多足球人才出自贫民窟。经济实力好,也不一定说明足球水平高。
  正所谓触底反弹,低谷可能意味着即将迎来上升期。记者注意到,非洲足球的国际化程度很高,参赛5队中大量球员效力于欧洲联赛,其中埃及有9人,最多的塞内加尔有22人在欧洲不同联赛中踢球。
  在小组赛第二轮负于西班牙后,伊朗队主帅、葡萄牙人奎罗斯就表示,以他37年的足球职业生涯来看,欧洲的足球运动水平遥遥领先,其他大洲与其的差距还在拉大。世界杯上,一些亚洲和非洲国家的足球队处于弱势,晋级都很难,更不要说夺冠。这既是亚洲足球的现状,也是非洲足球的现状。
 

上一篇:有多少中断了的比赛还能重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