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赌场

行业资讯

智脑投资首次“示好”趣链科技

  2018年1月5日,原银监会公布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正式施行,规定,“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 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以地产起家的“新湖系”掌门人黄伟、李萍夫妇以285亿元财富排名第85位。
  不过,很少有人将黄伟简单定义为一个“地产商”,除了新湖集团董事长,他在新湖集团或子公司未担任其他职务,“低调的金融大佬”则是更合适的评价。
  5月27日晚间,“新湖系”旗下新湖中宝(600208.SH)一纸公告,拟通过全资子公司智脑投资以1.09亿元受让及11.21亿元认购区块链企业杭州趣链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趣链科技”)对应190.9万元出资额和1959.2万元新增注册资本。
  交易后,智脑投资将持有趣链科技49%股份。加码区块链,只是“新湖系”布局的冰山一角。
  跨界新金融背景
  以12.3亿元筹码押注区块链公司之后,新湖中宝随即收到了上交所问询函。
  早在2018年3月,智脑投资首次“示好”趣链科技,彼时趣链科技估值约5亿元。
  相比之下,成立于2016年7月的趣链科技此次对应估值陡升为15亿元,而且,其仍陷入亏损,2017年,净利润-1521.7万元。
  新湖中宝表示,趣链科技是首批通过工信部国家标准测试的区块链公司,总订单约500万元,上线应用场景包括票据、ABS、应收账款、存证、保函、跨境支付追踪、供应链金融、权益管理等。
  其估值短期大幅提升,“是公司和其他共同投资方基于趣链科技的综合情况做出的判断”。
  6月1日,此次转让方之一、持有趣链科技6.02%股份(转让后持股5.72%)的浙大网新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次公司只转让了一点点,是因为有财务收益还不错,剩下的股权还会长期持有”。
  在互联网领域,“新湖系”不仅参与三六零私有化回归,还投资了大智慧、万得信息、邦盛科技、51信用卡、通卡联城等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公司。
  公告透露了万得潜在“独角兽”的一面,2016年万得营收约13.3亿元,净利润约 8.3亿,净利润率高达62%,按交易价格计算,万得估值达227.31亿元。
  针对C端,早在2015年4月,新湖中宝就参与了51信用卡B+轮融资,投入5000万美元,并在2016年9月进一步增资,目前其合计投资9.8亿元,在51信用卡中持股26.56%。
  其背景是,在布局金融科技之前,“新湖系”抢滩证券、银行、保险、期货等领域的手法,更为老练。
  这家浙江老牌民营资本,正通过旗下两家上市公司新湖中宝和哈高科(600095.SH),亦由新湖集团各类子公司,以及控股或参股形式拿下银行[中信银行(601998.SH)、盛京银行(02066.HK)、温州银行]、保险(阳光保险)、证券(湘财证券、长城证券)、期货(新湖期货)等金融牌照。
  牌照“集邮”溯源
  11年之前,2007年5月,“新湖系”就入主彼时陷入危机的湖南老牌券商湘财证券。
  此后,“新湖系”对湘财证券又进行了多次增资扩股,到2017年末,新湖中宝和新湖集团合计持有湘财证券39.16%的权益。此外,新湖中宝持有长城证券0.53%股份。
  黄伟也毫不掩饰其对银行业的钟爱:目前,“新湖系”分列温州银行、中信银行、盛京银行第一、二、四大股东,且在三家公司董事会派有董事。
  早在2007年8月,新湖中宝参与沈阳盛京银行增资扩股。10年后,新湖中宝年报显示,其持有盛京银行5.18%股份。
  此后,温州人黄伟大手笔入主温州银行,似乎更有天时地利。
  2013年8月,新湖中宝参与温州银行的增资扩股,以13.3亿元代价获得3.5亿股股份,并且成为单一第一大股东,持股13.96%。2017年,其再出资7.44亿元配股增资温州银行,持股比例上升至18.15%。
  无独有偶,在中信银行的股东名册中,“新湖系”也是关键先生。
  2015年,新湖中宝通过资管计划认购Total Partner发行的境外票据。而Total Partner将所募得到资金用于受让UBS London持有22.93亿股中信银行H股股份。2016年11月29日,新湖中宝进一步全资收购了Total Partner,从而直接持有中信银行H股股份。外加其他持股,目前,新湖中宝合计持有中信银行4.99%股份。
  此外,2017年9月,新湖中宝出资21.73亿港元参与中信银行(国际)的增资扩股,完成后占其总股本的6%,信银国际是中信银行间接全资持股的香港持牌银行。
  一个未被证实的消息是,黄伟爱好炒期货。不过,“新湖系”早在1999年就完成了对新湖期货前身(天地期货)的实际控制,则是板上钉钉。
  新湖中宝在2017年年报中称,将持有新湖期货62%股权转让给新湖集团,转让完成后,新湖中宝持有新湖期货29.67%的股份,有利于推进新湖期货的上市进程。
  此外,“新湖系”还参股了阳光保险集团,目前持股比例6.26%。此外,新湖集团也是第三方理财机构新湖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
  “地产+金融”憧憬与隐忧
  “新湖系”全方位布局金融,与其地产业务之间有什么样的关联呢?
  新湖中宝董事长林俊波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提到:“地产与金融的融合是全方位的,从拿地到产品定位、规划设计、开发建设、产品销售,金融的理念和运作应贯彻始终。”
  数据显示,2017年,新湖中宝资产负债率70%,其中银行借款占比51.99%,公司债占比31.97%,其他类型借款占比16.04%。全年加权平均融资成本6.48%,同比下降了1.09%。
  对此,6月1日,易居研究院智库研究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称,“新湖不是一个单纯建筑商属性的开发商,而是以一个金融运作为主的开发商,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在金融领域的布局,反而是符合主业方向的。”
  他指出,“地产和金融业务联系密切,尤其是现在资金面收紧的背景下,如果有相关金融布局,在银行授信额度、操作办理流程,乃至并购项目等方面,运作相对更加顺畅。”此外,“地产商发展轻资产模式,也会包含金融业务创新、金融牌照获取等内容。”
  可以看到的案例是,2017年3月1日,新湖中宝完成了7亿境外美元债券的发行,票面年利率6%,系境内民营房企境外首次发债最大规模、同等信用评级发行利率最低、参与路演机构数量最多的案例。
  与此同时,“新湖中宝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和“平安-新湖中宝购房尾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在2017年11月发行,合计募资25亿元。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在新湖中宝现有50个开发项目中,其参与了上海多个棚户区改造项目,五大旧改项目合计建筑面积达180万平方米。
  其中,上海·新湖明珠城已累计结算约49万平方米,地块西侧动迁接近尾声;上海·青蓝国际新竣工面积15万平方米,已累计结算8万平方米;亚龙项目、天虹项目、玛宝项目已通过拆迁征询,进入拆迁阶段。
  “很多地产企业布局金融,是为了增加自融渠道,但是在现有混业监管的情况下,很多没有操作空间了。” 北京一家上市房企投资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然而,与金融紧密联系的憧憬过后,地产主业表现不佳或成为“新湖系”的一个隐忧。
  2017年,在新湖中宝的33.22亿元净利润中,除去31.82亿元的投资收益,其房地产等日常经营业务,仅实现归母净利润1.39亿元。
  对此,6月1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新湖中宝证券事务部,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潜在的风险还源于强大的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