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京赌场

供应产品

网贷平台应继续发挥资产端的优势

  分析人士认为,一方面,不少野蛮生长起来的平台合规性较差,经营粗放,经过几年的运转,风险逐渐积聚,进入频繁爆发的阶段。另一方面,监管政策逐步收紧,要求趋严,特别是备案工作延期,不确定性增加,平台合规成本提高,部分平台主动清盘退出。加之,随着投资者教育的深入,投资者风险意识有所提升,风险识别能力提高,风险偏好降低,开始从高风险的平台退出。
 
  部分平台定位偏离
 
  事实上,随着问题的逐渐暴露,越来越多的声音指向了网贷平台所担负的角色,到底为信息中介还是信用中介。《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2016年多部门联合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了“网贷机构作为信息中介机构”的定位。
 
  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很多网贷平台背离了定位。许多网贷机构偏离信息中介定位以及服务小微和依托互联网经营的本质,异化为信用中介;也有部分网贷机构存在违规放贷问题,如针对学生的“校园贷”;还有的通过假标、资金池和高收益等手段自融,存在“跑路”等风险。例如,前不久爆雷的网贷平台“唐小僧”,就披露唐小僧及其母公司资邦金服一直未能上线银行存管,但持续对外宣传已经完成银行存管。
 
  由于业务偏离了信息中介机构定位,因此平台爆雷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记者注意到,在这轮网贷行业的“爆雷”潮中,浮出水面的不仅是自融、虚假标、逾期等违法违规行为,背后暴露出的还有网贷平台名为点对点借贷,实为资金池、期限错配,以及在规模扩张压力下,盲目相信上市公司等名头,实际风控动作不到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认为,金融市场就是一个信息的市场,不管网贷平台如何定位为一个信息中介,不是信用中介,它从事的也是金融的业务,它本身就跟信用信息有很大关系。
 
  谈及近期的频繁爆雷,中泰证券分析师戴志锋表示,网贷平台风险事件频出, 其中包括违法平台的跑路,也有合规平台的逾期。打破刚兑将对投资人的信心造成影响,预计网贷平台出借人或将下降,风险处置有待完善。资金端严监管,网贷平台或将转型资产平台。在金融严监管的大背景下,资金端的创新难度较大,从海外网贷平台发展经验来看,资金都有机构化的趋势。网贷平台应继续发挥资产端的优势,切入细分领域,满足普惠金融的需求,而在资金端可逐步对接银行的信贷资金或者发行ABS产品等,通过产品结构设计和增信手段进行收益风险的合理分配。
 
  “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在我国的发展模式和发展道路上还有很多值得商榷的地方。我国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行业,当前发展有所放缓,但从促进中国普惠金融发展和代表金融业未来发展方向看,尽管道路可能是曲折的,但前途一定是光明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投融资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黄平如是说。
 
  监管跟进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份以来,在P2P行业爆雷不断,投资人恐慌的危机之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携地方协会站出来为P2P发声。
 
  7月16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组织召开专题座谈会,建议有关部门引导媒体正确开展舆论宣传,避免因对一些事件的过度渲染和错误解读影响市场正常秩序;加强社会诚信建设,进一步加大打击恶意逃废债等行为,维护规范合同的存续效力;同时形成失信联合惩戒。此外,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还表示,要持续开展统计监测和风险预警,对确已不具备继续营运条件、拟退出市场的机构,应警示和督促其制定清退计划,增强退出全过程透明度。
 
  同日,上海互联网金融协会召开网贷机构座谈会,希望监管部门能够加速备案政策的具体落地,成熟一家备案一家;希望投资者不断提高风险识别的能力,充分认识投资风险,选择符合自身风险承受能力的产品。遇到问题,合法合情合理地维护自身权益。
 
  7月24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向辖区内网贷平台各成员单位下发《北京市网络借贷中介机构业务退出规程》。规程共分7章30条。其中,对准备退出网贷行业的网贷机构提出了明确而具体的要求,包括:业务的退出程序、退出备案与资料报送、金融消费者保护、业务处置、机构注销分别作出了规定。
 
  除此之外,广州、深圳、江苏等地的互联网金融协会也相继发声,呼吁平台良性退出,不要跑路,媒体舆论不要制造恐慌,投资者要对行业有信心,提高风险识别能力,共助行业度过风险期。